为何读书变成一件坏事? 谁说青春就得耗在学校?──专访小野谈

2020-06-15

为何读书变成一件坏事? 谁说青春就得耗在学校?──专访小野谈

小野是个拥有众多头衔的人,作家、编剧、助教、总经理、爷爷,近日来,因投身投身台北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TMS),他又多了个校长的称号。之所以踏上实验教育的追寻之路,也是他体悟到:当前教育问题已在不得不改的关键时刻。

「我是联考世代,在我们之前是关说年代。」从前只有高门子弟能受教育。能念书都是贵族,与平民无缘。社会进步到让人人都能够就学,已经很了不得。但随着环境改变,现今的教育体制已经不符时代需求。然而社会一直充满着士大夫的思想,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但真的每人都适合这条路?小野认为,在这个时代,「我们应重新看待技职教育」,而且应清楚地到:读大学不是一个人人应该做的事情。

这也是小野参与创建TMS的原因。由于看到影视产业的未来,从2015年开始,台北市文化局与台北市基金会合作,打造培养相关人才的机构。很特殊的一点是:这个案子由文化局而非教育局来推动、编预算,目的就是从文化专业的角度,培养真正可用的人才。

在当时局长倪重华的推动下,在很短的时间内,学校就在宝藏巖设立、招生。从影像摄影、声音灯光、剪辑录音,课程包罗影视产业的方方面面,「从小地方开始培养」。同时,学校也与西门红楼、台北当代电影艺术节连结,让学生及早接触现实的需求。

除了培养专业人才之外,创办TMS更重要的理念是探索不同于传统在校学习的教育方式。

为了传播知识、教育人民,数百年前出现了学校。但随着时代的改变,是否只有学校才能提供教育?小野纳闷:如果太执着于在校学习,是不是反而綑绑住了其他可能?

过去总认为接受在家教育的人,是因为无法适应校园生活。「但不能说在家教育的就是失败者!」以新上任的数位政委唐凤为例,传统教育方式就不能符合他的学习方法与需求。这是当前的教育应该注意这个问题。

「那幺,我们是否能提供一个地方、方法,给那些不适应传统学校、应试方式的孩子?」

如果小孩子本身很喜欢学校生活,也对考试游刃有余,那他就在体制继续成长;如果他本身已经找不到出路,或是想换个方式,「那幺就来这里(TMS),大家一起试一试。」

TMS的教学理念是依照学生的需求量身打造课程,培养小孩自主学习的能力。撇除社会上多对实验教育的刻板印象,小野认为这群孩子并非教育白老鼠,而是:学校本身就是替孩子设立的。「我们培养小孩,按照他的需求规划」。每个孩子的学习时间可能长短不一,在传统学校里,只能乖乖地跟上大队伍的脚步,但在这里,他可以弹性地规划学习时间。

TMS的实验精神还真吸引了不少人。甚至有个来面试的学生,告诉小野:「若这一次进不了也没关係,我可以再花一年的时间拍纪录片,再报名一次。」

考试是最简单的方法,体制内的教育内容也变成了为考试服务,但考完就忘光光,等于没学。华人社会普遍过于功利、重视虚名,连带地对教育的观念也十分功利,这几年教改不成功的原因,也多败于此。小野也批评当前社会对教育的幻想,为了与职场连结,许多学校开设应用科系,但他认为「不要被『应用』两字骗了」,那多是为了招生而创的名号,并不是实际上的「应用」。

「怎幺样的社会有怎幺样的教育体制,如果社会不改、文化体制不改,永远用学历来评定孩子,永远都是一样的教育。」

随着市场的变化、对人才的需求,当前对教育的理念应该调整。当前的社会仍没意识到:除了学校的制式教育,其实还有其他选择。

但小野也提醒我们:实验教育只是给了一个选择的机会,不能将它理解为灵丹妙药。它所能做的,就是刺激体制内的改革,告诉大家教育可以有更多的弹性,提供那些为子女操烦的父母一个不同的选择。

「这是一条路,没有人知道最后会怎样,但值得去试试看。」从数字来看,台湾接受实验教育从两千人增长到五千人的趋势,正好符合他的预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