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儿瘫痪‧癌妇独撑

2020-07-01

夫儿瘫痪‧癌妇独撑(槟城27日讯)生命的轻重在于当事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在最近屡屡发生青年自杀寻死之际,槟城却有一名伟大的癌症妈妈黄雪芳勇敢活下去。8年前独子田东澄遭遇车祸,如今失明且瘫痪在床,接着丈夫因膝部关节炎恶化及颈部脊椎骨歪曲,如今也成了半瘫痪。一个本身也需要照料的癌症妈妈,还要照顾一老一少的瘫痪至亲,她不敢轻言放弃生命,反而勇敢地陪着他们活下去。每3月複诊一次这起家庭惨况是发生在垄尾一组屋。当年的那场车祸,导致28岁的田东澄眼部神经坏死失明,生活起居全由60岁的妈妈黄雪芳一手照顾。岂知,近年田东澄连续4次发羊癫,导致手脚乏力、脑部积血水,结果母亲为了孩子日夜疲于奔命,连工都辞掉,终日照顾儿子。不幸的是,身为泡咖啡头手的61岁丈夫田汉华日前更因颈部脊椎骨弯曲及膝部关节炎恶化,无法工作,且急需动手术纠正脊椎及更换膝骨。之前黄雪芳还有丈夫帮忙照顾儿子,如今却要一个人照顾儿子和丈夫,日子可是过得又苦又累。黄雪芳本身5年因乳癌进行右边乳房切除手术后,如今每天都得吃药控制癌细胞扩散,每3个月必须到中央医院複诊一次。沉重的经济压力,已把黄雪芳压到喘不过气来。不过人生的顿困,并没有打倒这名伟大的母亲,她没有放弃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男人,而是勇敢地陪他们走下去。黄雪芳说,田东澄中二便辍学出来赚钱,第一份工是割铁工人,上班不久便割伤了手,如今还留下明显疤痕。“他后来当过电工,一直很勤力做工。就在19岁那年,他在北海获得派传单新工作,上班第二天即遭车辆撞及身骑的摩多,混乱间没有看清肇祸车牌。当时才刚上班,老闆也来不及为他买社会保险,我们又不会报案,当时也不懂要怎幺索偿。”“当时儿子出车祸时,是驾着朋友摩多。早前我丈夫的老闆建议我们拿那辆摩多的车牌,尝试去报案及索取保险赔偿,我几经辛苦才找到那名朋友的母亲,她却说她的儿子早已不知所终,也不懂当年的摩多是甚幺号码。”一家之主瘫痪全家断炊田汉华原本是家中唯一经济支柱,看着太太受癌症折磨,还要照顾残障的儿子和他一老一少,而自己又无能为力,躺在太太身后的他,在接受访问时也黯然流下男儿泪。黄雪芳週三在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陪同下,在住家召开记者会道出这段辛酸故事。她说,她与儿子在过去8年,只靠丈夫每月700令吉微薄收入勉强过活,如今丈夫无法工作,令他们一家三口顿时陷入窘境,不知该如何支付每月260令吉的房租,及儿子每月使用量大的成人纸尿片。黄雪芳本身患有高血压,自从儿子在2个月前病情恶化,无法走路后,她除了每天帮儿子做物理治疗、餵儿子吃饭,每晚也不敢回房睡觉,坚持睡在靠近儿子房门的客厅沙发上,定时为儿子更换纸尿片,也担心孩子身体不舒服时,深夜求助无援。“其实每晚我都只是浅睡,只要听到儿子稍微发出声音,我都会起来看他,很怕他会出事。我知道迟睡会导致血压升高,但我没办法,只好每天吃药控制。”长期没行走儿双脚萎缩一谈到儿子无法走路,黄雪芳显得心有不甘。她说,儿子在8年前车祸后,还能正常走路,是因为数次发羊癫及休克后,才导致双脚无力,还必须终身在体内植入小管排除脑力的积水,否则就会再进入休克状况。此外,还必须在喉咙处装置呼吸辅助器,协助随时可能休克的他顺畅呼吸。“他原本能走的……我一定要他好起来,每天都为他走物理治疗,至少都要能走路。”可是,田东澄的双脚因为长期没有行走而开始萎缩,黄雪芳看在眼里泪在心里,每天忍住心疼继续按摩儿子这双萎缩的双脚。她说,长期发羊癫的后遗症,就是让儿子偶尔出现意识模糊的情况,常以为自己还要去上学、工作、或者要送朋友回家,甚至喜欢四处爬动。黄雪芳担心双眼失明、行动不便的孩子在家中遭遇意外,迫于无奈只好用绳子把儿子绑在房里。黄雪芳说,她目前最需要的除了金钱捐助,还需要成人纸尿片,因为儿子一晚就能用掉6片以上的纸尿片,而成人纸尿片并不便宜。怕儿求助无援不敢熟睡黄雪芳本身患有高血压,自从儿子在两个月前病情恶化,无法走路后,她除了每天帮儿子做物理治疗、餵儿子吃饭,每晚也不敢回房睡觉,坚持睡在靠近儿子房门的客厅沙发上,定时为儿子更换纸尿片,也避免儿子半夜身体不舒服,求助无援。“其实每晚我都只是浅睡,只要听到儿子稍微发出声音,我都会起来看他,很怕他会出事。我知道迟睡会导致血压升高,但我没办法,只好每天吃药控制。”已送邻居没能力买轮椅几年前,邻居老太太的丈夫病重,她必须每天背着丈夫到医院複诊,黄雪芳看人家老夫妇贫苦交迫,出于好心把轮椅捐给了他们,也顺便为儿子田东澄积福,岂知儿子现在却无法行走了,她再没有能力买过一张轮椅。“东澄现在行动不便,我与丈夫不能像以往般扶着他搭巴士到槟城中央医院複诊,所以需要一张轮椅。我也希望可以申请到靠近巴剎政府的人民组屋,除了租金便宜,也方便我到巴剎买菜张罗三餐。”黄雪芳透露,儿子车祸初期也是行动不便,她当时省吃省用为他买了一架300多令吉的轮椅,但后来他双脚复原,轮椅一直弃着没用,所以就送了给邻居。杨顺兴指出,他将协助田东澄找免费轮椅,也替他们一家申请打鎗埔组屋。他也拨出1000令吉暂缓田家的经济压力。此外,杨顺兴也帮助田东澄及田汉华向槟城德教会紫云阁申请到一次性的每人400令吉援助金,田东澄每月获福利部的300令吉津贴。“我们也会通过其他慈善团体如慈济功德会,希望田东澄可以获得长期医药援助。”任何善心人士或慈善团体欲提供协助,可先联络刘一成(012-4736823)。永远把儿子当宝无论孩子变成怎样,在妈妈眼中永远都是宝。黄雪芳说起儿子的伶俐,含泪的双眼立即发亮。她说,儿子还能行走前虽然也是双眼失明,却能凭声音辨别电视里明星的声音,还能拨打电话,十分聪明。说起母子相处的快乐瞬间,她说,儿子偶尔神志清醒时,讲话非常幽默,常把她逗得开心不已。“记得有次我餵他吃饭,他不小心咬到我的手指,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要把我的手指也吃下去’,他听后小声的说‘没有啦妈咪,你是妈咪,我哪里敢!’”黄雪芳尚有2个已成家的女儿,她说,女儿与女婿们经济状况不好,同时各有几名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对家里困境也爱莫能助。“其中一名担任拖车工友的女婿最近也车祸受伤,女儿除了要顾3个孩子,还要照顾丈夫,也令我忧心不已。”黄雪芳说,有天两老真的不在了,可能也只好把儿子交给政府福利部照顾,最大心愿是儿子一辈子都能获得妥善照顾。‧报导:蔡志玲‧2012.06.27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