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尝试中探索,在世界版图找到自身定位—专访陈倩瑜

2020-06-17

從嘗試中探索,在世界版圖找到自身定位—專訪陳倩瑜

作为科研领域中的女性,陈倩瑜教授有着电机、资工背景,于台大电机毕业后至美国史丹佛大学攻读电机硕士,回国于业界工作一段时间之后,选择取得台大资工博士,从摸索中选定在生物资讯领域扎根发展。

未来是摸索出来的

从尝试中探索,在世界版图找到自身定位—专访陈倩瑜陈教授描述自己一路的发展,是从实际参与中学习,加上对内在兴趣的洞察,一步步摸索出来的。如同拼图一般,越趋完成才使得全貌清晰。她在学士、硕士期间以 CPU 设计为研究取向,回国后在业界进行 IC 设计,透过硬体描述语言进行数位电路设计,过程中感受到未来将是软体的时代。她选择至台大资工取得博士学位,增强以往软体方面不足之处。最初希望藉由所学强化硬体设计能力,然而在这段历程中,她透过系上讲堂、课程、与师长对谈,发现自己对于机器学习演算法的兴趣更强烈,转向研究资料分析。

资料科学的应用层面极为广泛,金融、气象、医学、商业都有其发挥之处。面对这幺多选择,该从何选择?在陈教授的经验中,可以看到尝试永远是最好的办法,透过删去法剔除部分选项,同时积极探索有兴趣的领域。她曾经接触商业资料,分析使用者行为,后来因缘际会下,透过生物资讯研讨会看到分子生物学成为生命科学显学,而她的专业得以从分子的层次以机器学习切入。对她而言,前者商业资料是人类创造的痕迹,后者生物资讯是大自然既存的秘密,更吸引自己。生医领域的资料公开性高,且应用面向广,本身就具有其重要性。因此,陈教授在博士班二年级,确立在生物医学扎根,结合资料科学发挥所长。「没有尝试,就不知道自己适合扮演什幺。」探索的重要,是从实作中慢慢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结合国内外经验,版图放眼全世界

陈教授于台湾大学攻取学士、博士学位,于史丹佛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谈及在异国求学的经验和在台湾有何异同,她表示不同时期就读动机相异,教授怀抱着走出舒适圈的决心申请就读国外研究所,而台大博士班则是她基于实务需求的洞察做出的选择。出国唸书听来吸引人,但是国内环境未必较国外逊色,陈教授认为,留学经验带给她最重要的是开拓眼界,使她得以运用不同环境的优势,再以自身努力补强不足处。以从事研究为例,相同研究性质的实验室,在美国的经费可能是台湾的三、五倍,然而台湾物价相对较低,只要善用资源,也能达成目标。在决定就读博班时,教授即体悟到自己不必出国,在国内也能完成规划。台美两边对于尝试的价值判断也有差异,陈教授观察到美国文化中的「正面思考」,面对创造性的点子,社会氛围倾向支持去做;台湾的环境从求学、研究、教学,都相对压抑,对于看似不可能的点子,多认为尝试的机会成本过大,而这些也可能是「成功」之所以在美国文化较易发生的关键。教授有感于此,将这样的精神实践于她的研究、教学中,鼓励同学尝试。

连结到陈教授的探索精神,她十分鼓励同学们出国拓展视野。「国外不一定比较好,然而透过走出去,可以见识多元的世界,看到更多可能性,理解相同目标可以透过许多不同手段达成。」拥有放眼全球的涵养,能够洞察不同环境的优劣,并且运用资源完成目标。「出国之后反而看得到台湾的好,在台湾也知道国外的好。」跨国经验开拓青年学子的胸襟,比起争论何处发展才好,更重要的是珍惜、善用各地的优势。「我们的教育太习惯由他人告诉自己该做什幺,若未离开原有道路经历阵痛,很难看清那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异乡生活的经历使人成长,对于家人关係、重要价值判断,甚至人生的目标,会有更深体悟及洞察。

女性身份在科技业的特别之处

过去在男性比例居多的电机系生活,陈教授认为有种孤独感,然而这样的孤独带来自由,让她不受拘束,得以不受限地探索。

陈教授综合在台湾、美国中求学、研究、就业的经验,体悟到个人的表现并不会因女性身份减损光芒,且自身的细腻程度在跨领域的合作上,更能柔性、缓和地沟通,使得合作更为流畅。这是否为女性特质?她不下此定论,但她深信女性同样适合工程科学领域。女性于此领域,反而因比例少,在争取机会时更易脱颖而出,在工作场域也更受珍惜。她也欢迎更多女性后辈进入工程科技领域,发挥自身所长。

性别适合与否,对陈教授而言并非要点,她认为个人最重要的是自我探索。「如今在我有限的人生中,我更珍惜自己握有的时间,相较过往,更会花时间思考,将心力投注于何处最重要?将 AI 应用于哪个方面最值得?」陈教授的反思,及其摸索的历程,可作为读者们的思考借镜,透过一步步的轨迹,画出自己独特的未来。

(本文为教育部「人工智慧技术及应用人才培育计画」成果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